缚住“苍龙”——记我国第一代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研制历程

发布时间:2021-04-01 信息来源:默认部门

  

  1970年8月30日,在中国核动力事业历史上,是载入史册的重要日子。这一天,我国第一代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实现满功率,发出了中国大陆的第一度核电。当年12月26日,我国第一艘核潜艇成功下水,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极大地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

  从此,我国核动力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发展至现在。

  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起步

  1954年,美国建造的世界上第一艘核潜艇——“鹦鹉螺”号服役,1957年,苏联第一艘核潜艇下水,核潜艇以核动力装置作为推进动力源,把一个国家的战略防御推向远海。

  1958年6月27日,聂荣臻元帅向中央呈送了一份绝密报告《关于开展研制导弹原子潜艇的报告》,在两天内得到毛爷爷主席的圈阅批准,一支年轻的潜艇核动力设计团队随即组建起来,拉开了中国核动力事业的序幕。

  核潜艇被认为是保护国家核心利益的“杀手锏”,苏联对核潜艇的技术守口如瓶。赫鲁晓夫曾说:“核潜艇的技术太复杂,你们搞不了,花钱也太多,你们不要搞。”

  周恩来总理说,“不仅原子弹要搞,核潜艇也要搞”,“苏联不援助,大家就自己干”。

  毛爷爷主席说:“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没有资料、没有图纸、没有设备、没有经验,连核潜艇的实物都没看到过。就这样,新中国潜艇核动力的研制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起步。

  5年,超越常规的速度

  中国第一代潜艇核动力装置是在“大跃进”和“学问大革命”的特殊历史条件下设计与建造的。

  1965年,中央决定选择地处西南的一片山区作为建造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的厂址。以北京团队为核心,从全国调集数千名工程技术人员,目标是在那个毫无工业基础的地方建立一个比较完善的核动力研发综合基地,代号九〇九。

  1965年10月,二机部七处和二十三企业等单位先后入驻工地,二院和十五所组成以赵仁恺为队长的设计队陆续进驻现场。1967年4月,核潜艇陆上模式堆主厂房破土动工,建设正式启动。

  当时的九〇九基地什么都没有,刚来的人住老乡家,喝的是稻田和池塘水,住的是自己盖的草棚和干打垒房子。

  为了配合建造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在九〇九基地设计建造了中国核动力的第一批大型试验台架。在完成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初步设计的同时,物理热工、结构、应力、焊接、水力、化学、控制等15个实验室的设计工作也相继开展。

  1966年2月,北京715所和194所的人员组成“工艺队”,启动前期的工程设计、试验。

  到1968年,四川这边大多数试验装置陆续建成投入试验工作。1969年,中央军委批准715所从北京迁至四川,715所的科研人员和部分家属登上一列人货混装的闷罐车,告别北京。除了四川,许多人都不知道具体去哪里。这列闷罐车停停走走,一个星期才到目的地。

  1969年,核潜艇陆上模式堆主厂房的土建施工完成,设备安装开始。在当时的条件下,设备安装十分困难。重达60吨的反应堆压力容器要由十多辆大马力汽车车群牵引,如履薄冰地翻越了十几公里山路后才运抵现场;没有大型装卸设备,指挥部只能以“发动群众”的方式,采用推、拉、顶、吊等方法将其“盘”进厂房。

  

  陆上模式堆安装设备场景

  1970年4月,中国第一个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安装完毕,迎来了启堆的时刻。在启堆前,周恩来两次听取了军管会主任王汉亭和工程技术负责人彭士禄等人的汇报。周恩来指示:“精心组织,万勿一失,确保一次成功”。调试过程中总理电话热线关注,直至调试成功。

  1970年7月25日,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开始提升功率,8月30日,反应堆满功率运行,试验一次成功!在山谷间的一片欢呼声中,彭士禄马上打电话向周总理报告。

  潜艇核动力装置的研制工作依靠广大科技人员、干部、工人和解放军指战员敢想敢干、排除各种干扰、严格遵循“一切经过试验”的引导原则,“摸着石头过河”,仅用5年时间模式堆实现满功率运行,其速度是超越常规的。

  “九○九”精神形成

  1970年12月26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经过半年的反应堆安装和调试,于1971年9月试航成功。1974年8月1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长征一号”攻击型核潜艇正式交付海军服役。1982年,美国“核海军之父”访华,参观“长征一号”时称赞说:“这完全可以与同时代先进国家的核潜艇媲美!”

  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经过连续多年的运行试验,完成数百项试验任务。通过运行试验,验证了整个动力装置的设计、总体布置和安装质量;考验了设备和系统,消除了运行中暴露的缺陷,基本摸清了核动力装置的工艺特性和设备性能;改进不合理、不完善部分,向有关单位输送了一批有实践经验的技术骨干力量;积累了大量运行、检修、管理经验;建立和完善了整套运行、检修规程。事实证明,中国自行研制的潜艇核动力装置不仅能实现设计满功率,而且在各种运行工况下反应堆可控。

  这一段历史是我国核动力乃至整个国防科技工业的宝贵财富,形成了“自强自立、求真务实、创新协同、拼搏奉献”的九〇九精神和三条重要经验。一是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高效决策。二是全国大力协同。三是敬重科学规律。

  中国的核动力事业,终于缚住苍龙,向着更辉煌的明天起步。(本稿件由中国核动力院提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